主页 > 世界杯足球网 > 王若琳:选秀歌手走不了太长(组图)

王若琳:选秀歌手走不了太长(组图)

发布时间:2019-06-13 20:00  来源:世界杯投注网_世界杯外围网_世界杯比分网  作者:2555淘  点击:

王若琳:选秀歌手走不了太长(组图)

 
 

王若琳:选秀歌手走不了太长(组图)

 
 
王若琳档案

  生日:1988年8月1日

  星座/血型:狮子座/O型

  身高/体重:167cm/52kg

  学历:高中毕业

  喜欢的:自我嘲讽的幽默/被虐/虐待狂倾向/好玩的RPG游戏/钱/罗曼史

  讨厌的:无知/为了金钱而愚笨自私的人/被误会/被歧视/踩到蟑螂

  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:收email

  睡前一定要做的事:大概也是收email

  随身一定要携带的东西:皮夹、钥匙、记事本、笔记本、ipod、手机、原子笔、护唇膏

  三个心愿:⑴家人,所有我爱的关心的人都健康快乐⑵有把垃圾、废弃物变成树、食物和水的超能力⑶中乐透彩

  最想拥有的魔法:上述第二个愿望。或是,有办法重新安排宇宙的原子,好让这个星球脱离资源短缺、臭氧层破裂的困境

  最想尝试的事:为低档俗气的音乐剧作配乐

  世界末日想做什么:确定能跟家人、朋友、我爱的人一起

  每天重复也不厌烦的事:吃

  专题采写:本报记者郭珊

  去年到今年,红得最快,被媒体、乐评人屡次激赏、反复推荐的乐坛新贵是谁?答案只有一个:王若琳!从2008年1月发行第一张个人专辑,到横扫音乐风云榜、CCTV-MTV音乐盛典、香港新城电台颁奖典礼等两岸三地各大榜单,再到被人奉为“东方诺拉·琼斯”、“华语世界的小野丽莎”,王若琳只花了1年的时间,就几乎登临巅峰。更重要的是,她不是从选秀比赛中脱颖而出的幸运儿,而是依照传统歌手出道程序循序渐进的新人。她沙哑欧化的声音,带有现代都会感和慵懒的爵士情调,着实让人惊异;而且,她只有20岁。

  说不上漂亮,顶多算有味道,也没有绯闻,王若琳的飞跃或许这和她有个响当当的老爸有关———台湾著名音乐人王治平,不过当她的声音开始蔓延在越来越多的耳机、计算机、音响、车上,她逐渐摆脱了父亲的光环,靠自身的音色和唱功赢得口碑。今年年初发行的第2张专辑《Joanna&王若琳》中,她再一次展现了自己在演唱、创作、制作、填词全方位的音乐才华。

  对她进行专访之后,我们发现,在不工作的时候,其实王若琳和每一个同龄女孩别无二致。有点“宅”,爱做白日梦,电玩和漫画对她的影响可以超过电影和书籍,但追求梦想的决心和毅力却不多见。她喜欢钱,但不会为了钱做有损梦想的事。不管怎么说,她为急速凋零的唱片业添上了一丝温暖的亮色,她的声音,听一次你就不会忘记。

  了解王若琳的生活

  学会计:很喜欢数钱的感觉

  我很喜欢数钱,就算那些钱不是自己的,数起来也会很开心。

  记者:好像漫画对你的影响还挺大的,比如新专辑中你和所有乐手以“NewTokyoTerror”(新东京恐惧)的乐团名自称,就是和漫画有关。

  王若琳:是的。之所以会取这个名字,是因为我曾经看过一部叫《14岁》的日本漫画,讲一帮东京的小孩子长到14岁,地球就会毁灭的故事。最近在看漫画《OnePiece(海贼王)》,我比较喜欢看这种带一点幻想色彩的、科幻类的题材。其实这些东西不会带来特定的灵感,但是对放松很有帮助。

  记者:据说你是一个标准的“宅女”,平时的生活是怎样的?

  王若琳:平时啊,睡觉,发呆,打电动,看漫画,写歌,可以好几天不出门,有时候也和朋友出去逛街、吃饭。偶尔涂涂指甲什么的。我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中,所以没有觉得自己变得更孤独,只是这就是一个正常的生活方式,我觉得自己的生活还是很平衡的。就是说我有给自己的时间,同时我也有跟朋友相处的时间。相比起来,其实我还是挺喜欢独处的。有时候会写一些日记,我喜欢记录一些有趣的事情。

  记者:平时一般用多少时间来创作?

  王若琳:我会用比较多的时间来想,但真正开始写的时候就很快完成。常常都是先有了一段旋律,再慢慢将它写成一首完整的歌。

  记者:最近有没有读书或者深造的计划?听说你想学会计,学来干嘛啊?

  王若琳:如果有机会就想回去继续念书。可能会选择一门语言或者数学,而不会刻意去学习音乐。我很喜欢数钱,就算那些钱不是自己的,数起来也会很开心。

  聊成长:中学时没有什么人追我

  中学时,常常是我追人家,我比较喜欢风趣、聪明,可以给人安全感的男生。

  记者:听说你以前在美国读中学的时候,就组过乐团什么的,听上去很酷哦,会不会很多男生追你?

  王若琳:上学时我参加过一些典礼上的表演。那时候没什么人追的,可能常常是我追人家。哈哈。

  记者:喜欢什么样的男生?

  王若琳:我比较喜欢风趣、聪明,可以给人安全感的男生。那个时候我没觉得自己有多酷,倒是现在我觉得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,就挺酷的。

  记者:小时候做过的最疯狂的梦是什么?

  王若琳:至于梦想嘛,小时候会梦到自己是卡通中的超人,可以打击犯罪,呵呵。小时候也常常看金庸,经常幻想自己像书中的大侠,轻功很厉害。也有过一些叛逆的念头。

  记者:你妹妹好像也和你一样,喜欢比较古旧一点的音乐,比如上世纪60、70年代甲壳虫乐队、皇后乐队的音乐,可是你们当时才10多岁,怎么会那么喜欢《玫瑰玫瑰我爱你》这样的歌曲?

  王若琳:我8岁到美国,9岁、10岁时在美国常听老歌。我刚好比较喜欢那个时代的东西,就是有共鸣的感觉。(上世纪)三四十年代的国语歌有一种俏皮和单纯的活泼,我很喜欢,因此有时表演也会唱。2008年在林宥嘉的演唱会担任嘉宾时,我们也合唱了《夜来香》。古典音乐方面,巴赫、勃拉姆斯和柴可夫斯基都比较喜欢。我还喜欢以前经典卡通中的音乐,这一点可能还比较独特,比如说《猫和老鼠》里面的音乐。

  认识王若琳的音乐

  新专辑:不能对公司无止境忍让

  学着对唱片公司说“不”,这一点很重要。虽然你被限制在一个大的音乐框架下,但假如你开始就一味忍让,到后来会丧失很多自己希望呈现的东西。

  记者:3月7日,你的首场个人演唱会在香港举行。从出专辑到开个唱,你只用了1年的时间,在台上的时候感觉如何?和你16岁就开始做现场表演有什么不同?

  王若琳:感觉非常开心。在livehouse(指音乐酒吧等小型现场演出场所)表演和在大舞台上唱歌是很不一样的。在livehouse一般都是单吉他伴奏,很少跟乐队一起表演,也不会很动态,有很多表情或者动作之类的。这次香港个唱是和6名乐手合作,大家在一起摩擦出很多火花,听众都很投入,很享受。这次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一次经历,希望能尽快再开演唱会。

  记者:一篇报道里,你说很希望以后狗仔队天天追着你拍,现在有没有这种情况发生?被歌迷狂喊名字是不是感觉蛮爽的?

  王若琳:呵呵,现在还没有狗仔队追我呀,我觉得以后也不会吧。我觉得不会有歌迷喊我的名字这种情况发生,也不会因此特别开心。

  记者:才20岁、出道才1年,估计无数人在羡慕你进步的速度之快。老实说,你对音乐有野心吗?

  王若琳:当然有野心啦。我会继续发行自己理想的专辑,不会让任何人阻挠我。其实也没有想能够像谁一样红,或者以挣很多钱作为目标。我只想做自己喜欢的音乐。

  记者:这话听上去很像标准答案。

  王若琳:做音乐,也希望能够让人很喜欢,让人喜欢不首先自己喜欢吗?但让人喜欢不是为了大家在KTV里面唱我的歌。歌曲传唱或者卖座,都不是坏事,但那不是我首先要考虑的事情,我需要的是写,写出来什么就是什么。

  记者:看过你的一个电视专辑,你说新专辑《Joanna&王若琳》里面最喜欢的歌是《Adultcrap(成人絮语)》,新专辑里还讨论了“中年危机”。讨论这个主题会不会太早了点,你还处于孩童世界。

  王若琳:年轻人对于成人世界总会有各种古怪想法。在我的这本“故事书”中,孩童世界可能会更原始和天真,成人世界总是比较贪婪、脆弱、神经质,带有很多无奈的理智。对我来说,孩童的我和成人的我并没有太多差别,只是我理想中的成人状态就跟现在的心理状态差不多,抱着很多理想、梦想、目标,也都有能力去执行。这些歌曲总体还是比较轻松,诙谐的,比如《No-body’sANun(没有人是圣人)》,这首歌的陈述手法虽然有点讽刺,但想表达的是,这世上没有人是圣人,所以无论你有什么缺陷,都可以放轻松地好好生活。

  记者:我个人最喜欢的歌曲是你翻唱的那首向画家凡高致敬的《Vincent》,你唱起来很有感觉,有几处还有哽咽的声音。

  王若琳:《Vincent》是一首很凄美的歌,充满了疼惜和珍惜的心情,像是唱给自己心爱的但却已经不在这世界的人听,像是在告诉对方“你多么美好,然而这世界和你自己却都不知道。”虽然这首歌已经有许多人翻唱过,但我自己太喜欢,唱的时候也没有特别想着要跟别人的版本不一样,只是唱出自己对这首歌的感情,一种心疼的心情。还有一首面包合唱团1972年的作品《Aubery》,这是一首可爱但又有点忧伤的小情歌,唱时会让我想起自己喜欢过的人。

  记者:有没有感觉到创作上受到方方面面的限制,比如唱片公司可能想法和你不同?

  王若琳:刚开始的时候是这样的。做第一张专辑的时候,唱片公司会要求我做很多事情,比如给你塑造出某种风格,但我自己对它评价不高。但是从第二张专辑开始,我也学会提出一些要求,学着对唱片公司说“不”。这一点很重要,虽然你被限制在一个大的音乐框架下,受到很多牵制,但假如你开始就一味忍让,到后来会丧失很多自己希望呈现的东西。比如第2张专辑里面,我们互相都有所妥协,在所谓商业和非商业的歌曲之间达成平衡。与唱片公司的合作要慢慢磨合,但我相信会越来越好。

  批乐坛:选秀歌手不会红很久

  我认为选秀歌手的演艺生涯不会很长,如果在选秀成名之后没有好的作品支撑,可能很快就销声匿迹。我应该会是唱一辈子,如果将来嗓子没有问题的话。

  记者:记得有一次采访中,你说你老爸做那些流行歌都是为了要养家什么的,你自己光做音乐可以养活自己吗?

  王若琳:应该是很困难,特别是做自己喜欢的音乐,会特别不容易。因为做音乐是一件需要资本的事。你要花钱去制作才能卖出去。是需要存一点钱才能开始尝试这种做法。

  记者:现在在美国,台湾和内地,很多新秀都是通过歌唱比赛出道,像内地的李宇春,台湾的“星光帮”。像你这样不是通过比赛出来的新人很少见,即使有至少在内地也很难出头。

  王若琳:我对这些参赛者不是很熟悉,对于选秀活动,也就是知道而已。台湾乐团当中我比较喜欢旺福和糯米团。我认为选秀歌手的演艺生涯不会很长,除非你真的运气很好或者特别有才艺。大家会注意到你是因为这个节目,他们关注的是这个人,而非音乐性或者别的什么。如果在选秀成名之后没有好的作品支撑,可能很快就销声匿迹。

  记者:有想过进军英美国家市场吗,因为你的英文歌曲很好听啊?

  王若琳:我比较想去美国的pub唱歌,应该会很有意思。我的一个乐手说我的音乐听不出地域性,听上去可能是欧洲或者美国哪里的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,因为那时候跟他不是很熟。但我想我自己不会刻意去做一些音乐用来迎合某个市场。我应该会是唱一辈子,如果将来嗓子没有问题的话。

  说老爸:没有瞧不起他包装的蔡依林

  音乐圈有它自己的生态,每一个艺人都有自己独到的一面,华语音乐圈也需要比较商业的歌手,因为大家还是喜欢一些容易消化的歌曲。

  记者:你曾经说和爸爸一般都不怎么沟通,为什么?仅仅是因为不想给人留下“我是靠自己,不是靠爸爸”的印象吗?

  王若琳:其实我们在音乐上的口味也是不太一样的,我们都喜欢甲壳虫,但是我们喜欢的具体歌曲则完全不同。不能说爸爸对我所喜好的音乐完全没有影响,只是他从来都不会刻意让我听什么,或者一定要我怎样。青少年都有一定的叛逆心理,有时候觉得大人不能理解自己的世界和想法,就不愿意将自己的作品给他们看。我写歌更多的是给我的朋友听,我想很多人会有这样的心情吧。

  记者:他可是你的专辑制作人,吵架的时候怎么解决?

  王若琳:在专辑制作的时候我们会吵架,我不会真正去吵或者大声喊什么,只是我觉得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就会不耐烦,板着脸。如果我们谁也不能说服谁,就按照两个人的意见去各自实行一下,然后再看哪个主意更好。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,如果违背自己的心意,我会很不开心,因为追求是跟每个人的精神和灵魂联系在一起的。

  记者:你爸爸跟很多当红的偶像歌手合作过,比如S.H.E、蔡依林、潘玮柏、张韶涵啦,他和这些歌手合作的时候,你有去看过她们录制歌曲或者拍MV之类的吗?

  王若琳:小时候会去看他们的工作,但现在不会了。那时还蛮好奇的,就会想看一看,像看热闹一样。

  记者:他包装过的那些商业化歌手,你会不会看不入眼?

  王若琳:说不上不屑什么的,我觉得音乐圈有它自己的生态,每一个艺人都有自己独到的一面,华语音乐圈也需要比较商业的歌手,因为大家还是喜欢一些容易消化的歌曲。这并没有什么不好,只是有些音乐人明明有自己的想法,却因为需要做某种音乐而被压抑不能自由发挥,这样就很可惜。

  

netea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