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世界杯外围 > 最新推荐言情小说《总裁的挂名夫人》在线阅读已完结

最新推荐言情小说《总裁的挂名夫人》在线阅读已完结

发布时间:2018-08-07 16:01  来源:世界杯投注网_世界杯外围网_世界杯比分网  作者:2555淘  点击:

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。

第一章:求你了


 “盛天,求你了,不要,这一次真的不行,求你不要。”
 “不要?唐夏,这欲擒故纵的把戏对我没用,想当初,你用尽手段爬上我的床,不就是为了想要我这么对你么,怎么,这才半年过去你就不要了?现在才装贞洁烈女,是不是太晚了。”
 苏盛天说完不顾唐夏的挣扎,狠狠地贯穿而入,毫无前戏。
 毫不怜惜的强入让唐夏疼得忍不住弓起了身。
 “盛天,求你不要,退出去好不好,我怀孕了,医生说胎像不稳,不可以做这种事。”唐夏满脸泪痕地祈求道。
 她今天才知道自己怀孕了,可是医生却告诉她胎像不稳,不能做剧烈运动,特别是房事。
 她还没来得及把这个消息告诉苏盛天呢,就莫名地承受着苏盛天的怒火,还无情地被进入。
 听到唐夏的话,苏盛天动作一停,脸上的表情却是平静得可怕。
 “怀孕了?”
 “嗯,我怀孕了。”
 唐夏以为苏盛天听到她怀孕的消息会很高兴,从而会停止接下来的动作,可是她想错了。
 苏盛天不但不高兴,反而满脸阴沉,更是毫不留情地狠狠进入,竟是比刚才还要粗暴。
 “怀孕?唐夏,谁给你的胆子!你竟然敢怀孕!就你!还没有资格怀我的孩子。”苏盛天一边狠狠斥骂,一边狠狠撞击。
 然后,像是这样没办法满足一般,狠狠扳开唐夏的双腿,呈一字型后,苏盛天又狠狠地撞击着。
 “啊~盛天,我疼~求你停下来,不要再继续下去了,求你放过我吧。”不仅下面疼,被扳开的腿也疼。
 “疼?求我?可当初娇娇也疼!娇娇祈求时,又有谁放过她了,唐夏,这是你该受的。疼就对了,我就是要你疼,我就是要你每天都加倍体会一遍娇娇当初的痛苦。”
 听此,唐夏哽咽地闭上了眼睛,身体再怎么疼都比不过心中的疼。
 当初,月娇被人强暴的那天,唐夏不知道为何突然出现在了苏盛天的床上,两人赤身裸体,被媒体抓了个正着。
 所以,苏盛天被她的爷爷逼迫,只好娶了唐夏。
 后面,月娇被强暴的事件,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为幕后主使者,苏盛天不相信她,她百口莫辩。
 可是她好无辜啊,她明明什么都没做过,月娇为什么会突然被人强暴,她根本就一无所知,可所有的证据却还都指向了她。
 这半年来,苏盛天每天都会毫不怜惜,简单除暴地要她,每一次都弄得她满是伤痕。目的就是为了给月娇报仇,说是要让她每天都体会月娇当初被人强的滋味。
 苏盛天发泄完一抽身,唐夏瞬间就如残破的娃娃一般摔倒在地上,感受着下体不断流出的血水,唐夏的眼泪流得更凶了。
 “盛天,求求你,求求你救救孩子,求求你,只要你愿意救孩子,我答应和你离婚,让你和月娇在一起,只求你救救我的孩子。”
 唐夏爬着上前,拉住苏盛天的裤脚,一脸的祈求。那爬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。
 “滚!这下正好省了到医院做手术的钱。”
 “都说虎毒不食子,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!怎么可以!”这肚子里可是你的孩子啊。
 “那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另一句话,无毒……不丈夫。”苏盛天说着,毫不留情地踢开唐夏。
 “啊~”唐夏被苏盛天一脚踢开,径直地撞到了身后柱子上,瞬间只觉得胸口一股腥甜直冲口腔,眼前发黑。
 “你要怎么才肯相信,我没有叫人去伤害月娇……被媒体偷拍到我在你床上的事,也根本不是我设计的!这一切,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啊……”
 苏盛天听了之后,不由地嗤笑出声,蹲下身来捏住唐夏的下巴。
 “你死了我都不会相信。”

第二章:你死了我都不信


 苏盛天狠狠甩开了唐夏的下巴,嫌弃得像是碰到了脏东西一样。
 呵呵,她死了他都不会相信吗?她爱了他六年,忍受着他残暴的折磨。
 卑微的爱,最终,只换来他一句‘你死了我都不会相信’。
 这一刻,唐夏好悔好恨,悔自己的选择,更恨自己的眼瞎,不然,现在她也不至于痛失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。
 看着苏盛天毫不留情的离开,唐夏终于失去了所有力气,像是一具毫无生命的尸体般,趴倒在地。
 她这是……要死了吗?
 ……
 唐夏醒来,入目一片雪白,此时的她神情还有些恍惚。
 她不是死了吗,这是哪里,天堂吗?
 “夏夏,你醒了。”床边响起一道温柔的女声,唐夏感到自己的额头被一只温热的手贴在上面。
 还没回过神来的唐夏喃喃道:“孩子呢,我的孩子呢。”
 “孩子?你的孩子已经没了啊。你被送来医院的时候已经大出血严重,能保住你都已经花费了我不少的功夫,至于孩子,对不起,我没能保住。”听似难过的话,可女人的语气也透着窃喜。
 唐夏猛地回神,转过头去看到的竟是……月娇。
 “怎么是你,你怎么在这里,滚,你给我滚开,我不要你的假好心。要不是你诬陷我,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。”唐夏用力挥手,拍开那只还贴在自己额头上的手。
 “夏夏,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,当初你设计爬上盛天的床,让我不得不与他分手,紧接着我就出事了,这其中的关节,已经不能再明显了!但是,自始至终我都从未怪过你,我自知自己已经不干净了,所以我真心地祝福你跟盛天,可是你怎么能说是我诬陷你呢,明明,明明那些证据都表明,是你…….”说最后,月娇竟是一副受了大冤枉的委屈样子。
 与唐夏此时生气大怒的样子一对比,月娇就显得像是受害者。
 “月娇,你血口喷人,你说都是我做的,证据呢。”唐夏气得嘴角抽搐,胸膛也不由地剧烈起伏着。
 “证据?夏夏,证据不都是盛天查出来的么?我知道你喜欢盛天,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盛天了,如今你也已经和盛天结婚了,你还要我怎样?难道你觉得,我会为了陷害你而丢了自己的清白让别人强么?唐夏,是不是要我死了你才相信我的清白!”月娇一边说,一边流起了眼泪,好一副拼死维护清白的样子。
 唐夏瞬间怒极反笑:“死?好啊,那你倒是死一个给我看看,你要是真敢死我就敢相信你是清白的,哦,对了,这里是十三楼,你直接就从这里跳下去吧,也得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心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。”
 “好,既然如此那我就证明给你看。”月娇嘴巴说着,可是身体却并没有动。
 “怎么?害怕了,害怕就直说,我不会笑话你的。”唐夏讽刺道。
 “夏夏,如果你非得要我死才会相信我,那么为了证明我的清白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突然,月娇声音一改刚才的软柔,变得很大声,还真壮烈,然后,‘义无反顾’地起身,往窗户走去。
 在唐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门外突然闯进一道黑影快速地拉住月娇,随即“啪~”的一声,唐夏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。
 “唐夏,想不到你竟然会这么狠毒,刚刚娇娇还在为你求情,让我不要再怪你以前做的浑事,还让我好好跟你过下去,可你呢,竟然逼着娇娇去死,你的心肠怎么会这么歹毒!你这种女人简直就是死不足惜……”
 你这种女人简直死不足惜……
 她从认识他起就喜欢他,喜欢了十年,换来的就是他的一句‘你这种女人简直死不足惜。
 

第三章:手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