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世界杯外围 > 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发布时间:2018-06-20 15:03  来源:世界杯投注网_世界杯外围网_世界杯比分网  作者:2555淘  点击:

近几年,民谣界出现了不少新鲜女声,早期的陈粒,后来的Jam,谢春花,房东的猫。

翻翻自己的音乐列表,并没有落下后来涌出的民谣歌者,但也常常对原来优秀民谣作品的再度听起。

男歌手中大概是朴树,而女歌手,就是曹方。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曹方是我唯一一个听了很多年的民谣女声。她并不是女版朴树,只是她的作品拥有和朴树相同的特质:阳光,但不刻意绚烂;疏离,但不过分冷冽。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听曹方的歌,不孤独,又孤独。

这种感受不是某个特定作品带来的,而是听完早年与现在的歌,深深觉得,曹方对世界的感知在变化。

/ 音 乐 / 

一阵风,温柔到底

所谓风,来自自然,吹向自然。

曹方第一张专辑《黑色香水》,早在2003年就发行了,距今已经15年。早期作品里,曹方更像是个观察者,描述者,观察万物,关于家乡,关于童年,关于外界。

“我买了一张单人沙发,我打了一通无人电话,我开了一瓶无味的酒”

——《黑色香水》

“你是春天的花,开在秋天落叶纷飞的世界里,不问明天有人自来”

——《春花秋开》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近几年作品中,能感觉到曹方的变化。她从原来对外界的描述转向对内心的描述,这种描述不是纯粹感性,而是内心的立体思考。曹方在生命不同阶段中保持着独立自我,作品更加回归内心。

“别错过年轻的疯狂,时光很匆忙;别错过日落和夕阳,不论在哪里呀。来不及认真的年轻过,就认真的老去”

——《认真的老去》

“如果这个世界,在明天被厄运埋掉,我依然做诗句里的那一个符号”

——《被拥抱的荒岛》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曹方后来的作品,是对时间与过往的回望。但这样的回望,听起来不会割裂、刻意,不会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勉强,因为一切都源自对内心的真实感知。

三毛说,岁月极美, 在于它必然的流逝。当曹方抱着吉他唱歌的时候,就觉岁月从容,逝去也没什么不好。

曹方的音乐像一阵风,温柔到底,连时间逝去这样残忍的意向,在她的歌声里都无比自由。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/ 自 由 /

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

曹方的童年,生长在遥远的西双版纳,云南省的最南端。

那时的西双版纳,美好,富足,却相对贫瘠。那里有望天树,云南肉豆蔻和四薮木,还有犀鸟,孔雀,黑冠长臂猿,但唯独没有和外界过多的联系。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15年曹方在西双版纳的生活

曹方的的成长环境里没有飞机,需要坐四天汽车才能到达最近的一座大城市,获取信息是一件极其不容易的事情。

所以她从小就非常渴望出去看一看,那个时候,适合小朋友去读的书也没有什么,但是,曹方还是竭尽所能地广泛涉猎,尽可能的多读了很多书,脚步暂时到达不了的地方,用双目去索取、丈量。

多数人的诗和远方是羡慕天性的驱使,曹方的性子里,又多了一些对未知的好奇。在贫瘠的土壤里面,特别能激发人获取“外面的世界”这样的一颗心。

在曹方身上,可以看到“自由”二字赋予的美好循环——

对自由的向往,让她不断读书,行走;行走的自由,带给她创作的自由;创作的自由,又带来新的向往。

比如《冰川》,灵感完全来自曾经的自由远行。她回忆起一次北极圈之旅的冰天雪地,从而写下这首歌,用简单的几个画面勾勒出很长的故事。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冰川专辑封面

听久了曹方的人,大概都懂,曹方内心并不想追随所谓的大火。

“我的价值观就决定了自己不想要去做一个,普世价值观里万众瞩目的那种人。

我觉得那样的东西给我带来的最大一部分伤害是失去自由,自由是我最看重的东西。

为此,可能我可以放下所有的东西,为自己的自由买单,这也是需要不断的去挑战自己、不断的去接受的过程。

所以这一路走来,其实每一次都很幸运:我一直以自己的方式做音乐,这点有多难得。”

曹方在网易云音乐的签名是,不盲目骄傲,不刻意渺小。

如此不盲目与不刻意,亦是自由赋予的风骨。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曹方在海岛书屋弹唱

/ 精 神 /

打造一个壳,有个东西去安放

音乐也好,远方也罢,实际上都需要精神来支撑。

前些日子,在东极岛的海岛书屋,曹方以“精神的壳·海岛书屋守护者”的身份,和年轻人分享音乐与文学。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是的,如果你还记得,我们在中国最东部的东极岛上,有一家可以伴着海潮声慢慢读书的“海岛书屋”。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面朝大海的海岛书屋

我问曹方:在艺术和自我都容易被“舆论导向焦虑“的现代城市里生活工作,会觉得自在和自我在慢慢被消耗么?会有什么”自保“方式么?

她说:我觉得现在更多的焦虑是因为太想要了,焦虑是来自于你什么都想要。

在成长过程中没有人可以教你,但是你必须要懂得怎么去放弃。如果懂得放弃的话,应该能过得快乐一点。

可能我的经验就是这样,放弃一点看看,可能别人会替你觉着可惜,但是你获得的是一种更轻松的状态,更轻松的人生。”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曹方在海岛书屋

曹方的自保方式,看似是以放弃不必要的东西作为方法论,实际上,是以“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”为精神内核的。

如果不清楚自己要什么,那么就像曹方那样,多去走一些你平常不走的路,多去看一些你平常没有看过的东西,去读一些书,去开拓就是另一个维度的自己,这是曹方眼中让身体和智慧永远年轻的真正的途径。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曹方给身体加诸一层壳的方式,更多来自阅读。

她读笛卡尔,也就领会他对怀疑万物的质疑精神。通过阅读的沉淀,她明白,有的东西瞬间瞬间的思考和你真的沉淀下来,思考的东西也是不一样的。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

她觉得,年轻人对书屋、对精神的壳的态度不应该是朝圣,而是静下心来,花多一点时间啊,去慢慢走近他。

“我们很多时候,在这个物质的世界里面,精神都被人淡化的时候,我们还需要为精神去打造一个壳,有个东西去安放它们。”

曹方,始终是自由而行的风,在音乐里观察,在自由中寻找,打造安放精神的壳。

东极岛上,海岛书屋,每天的风都是新鲜的。

如果朴树是我最爱的男歌手,那么女歌手就是她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