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产品介绍 > 唐山地震后上万家庭重组出现新型伦理关系

唐山地震后上万家庭重组出现新型伦理关系

发布时间:2019-03-16 15:01  来源:世界杯投注网_世界杯外围网_世界杯比分网  作者:2555淘  点击:


唐山地震后上万家庭重组出现新型伦理关系
 
2006年07月26日01:47 新京报  
 

  核心提示

  地震造成近万个家庭重组,他们在震后的很短时间内就相互重组。当初重组有各种的原因,出于生活困难,情感孤独。

  但这些重组家庭和通常意义上因离异而重组的家庭情况迥然不同。他们各自对自己的另一半还存有很强的感情。是一场灾难,折断了夫妻情感。而且,即使时间再长,原先的这种夫妻情,依旧会很强烈。

 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,家庭中就无形多了这样的情感隔阂。财产、子女、双方各自的情感都会在这情感隔阂中发生异变。

  □本报记者 闾宏 唐山报道

  

唐山地震后上万家庭重组出现新型伦理关系

 
 
2006年4月3日,一对恋人依偎在唐山抗震纪念碑下。本报记者 郭铁流 摄

  

唐山地震后上万家庭重组出现新型伦理关系

 
 
老强和张志平的结婚照是拼合成的,相框中的他穿着秋装,她身上则是夏天的衣服。

  

唐山地震后上万家庭重组出现新型伦理关系

 
 
2006年7月,一对年轻人在南湖公园拍结婚照。 

  

唐山地震后上万家庭重组出现新型伦理关系

 
 
2006年4月5日,清东陵万佛堂公墓。一位老人对着亲人的灵位牌痛哭。

  本版摄影/本报记者 郭铁流

  强胜冠和张志平有一张夫妻合影,黑白的。金边相框里,30岁的他穿了厚厚的秋装,25岁的她,身上还是夏天的衣服。

  这是一张因地震而产生的合影。地震之后,各自失去伴侣的两个人结合了。他们用过去的老照片,拼合出一张合影。

  25年的婚姻过去,如果仔细看,这张照片还是能发现拼合的痕迹。

  “这是道每个重组家庭都会有的痕迹。”张美久是这个家庭的撮合人,他知道,虽然两人重组后的生活还算美满,但那场地震留下的情感折痕是不会消失的。

  地震后,唐山近万个家庭解体。他们或出于生活困难,或因为情感孤独,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彼此重组。

  重组是个艰难的过程。“因为他们各自都藏有着原先的那份夫妻情感。”张美久说。而这份情感也在新家庭中造成了一些难言的隔阂。

  7月28日那天,很多重组的家庭会分头为各自的亲人烧纸。“如果男的出门往东,女的就往西。”

  张美久周围有很多这样的家庭。财产、子女,以及双方各自的感情,在这层隔阂中产生出微妙的意味。

  相隔50米

  强胜冠被介绍给张志平时,她会啊呀地叫起来,“我以前见过这人。”

  地震那天,强胜冠、张志平纷纷往家赶,两个互不相识的人,在相距仅50米的废墟上刨挖着各自的亲人。

  1976年的唐山地震,他们所住的小山是震中,那儿所有的平房都倒了。张志平因大儿子患疟疾,陪他在医院过夜。

  强胜冠在单位值班,也不在家。

  张志平的丈夫被挖出时就已死了。强胜冠的妻子从废墟中出来后,还说挺好的,只觉得呼吸有些困难。一星期后,她也死了。医生检查说是气胸,肺被压穿孔了。

  两人几乎同时失去了伴侣。此前的10年里,他们从单身到成家,各自的幸福生活只相隔了50米。

  如今,强胜冠74岁,张志平65岁。回顾他们50年的人生,会发现有一根命运的线,暗中牵扯着他们。就像张美久最初把强胜冠介绍给张志平时,她会啊呀地叫起来,“我以前见过这人。在西山口的街上推着车。”

  实际上,他们在1956年已在唐山相遇。那一年的春节,15岁的张志平在唐山火车站,打着腰鼓,欢迎那些抗美援朝的战士回家返乡。“那时没想到他也在那儿。”

  强胜冠确实在那天到了唐山。他是无锡人,由于老家已无亲人,部队解散后,强胜冠到了唐山的文化宫工作。

  每天,强胜冠总是会忙到很晚,然后才回文化宫的集体宿舍。宿舍大院墙外50米处,是一片居住区。张志平住在那儿。

  扎着两个小短辫的张志平每天帮母亲去公有水栓打水。

  打水时,她见到了文化宫很多人。“我记得他们所有人的脸和门牌号码,但从没说过话。”

  在这堵墙的左右两边,他们各自生活了10年。1967年,强胜冠和唐山食品厂一名做糕点的女工结了婚。他们搬到了地震时的重灾区———小山。

  “那儿就像北京的天桥,人口稠密。”在强胜冠搬去之前,张志平已经结婚。他们也住在了小山。所谓小山,是因为那儿的地形有一长长的坡度。张志平住在坡上,强胜冠在坡下。

  地震之后,失去妻子的强胜冠本想回老家无锡。“如果当时我回去了,一切就都不一样了。”

  犹豫再三后,强胜冠还是留在了唐山。他带着两个女儿搬到了岳母家。张志平带着孩子回到了母亲家。两人的距离第一次超过50米。

  纷乱的重组

  在匆忙的结合之中,呈现出很多新型的伦理关系,比如丈夫和亡妻的妹妹结合,或是妻子和亡夫的哥哥联姻。

  在这片搭满简易棚的废墟上,一下子有了7000多个妻子要另寻丈夫,8000多个丈夫需要妻子。这场地震,共造成唐山约1.5万个核心家庭解体。

  学者徐金奎做了一个调查,1978年到1982年是这些家庭重组的高峰。在匆忙的结合之中,呈现出很多新型的伦理关系,比如丈夫和亡妻的妹妹结合,或是妻子和亡夫的哥哥联姻。

  “在唐山很多震后家庭重组都有这种情况。”唐山作家关仁山曾采访了很多重组的家庭,发现许多是在家庭内部进行重组的。

  强胜冠本来也有可能和他的小姨子重组家庭。“那时,他和小姨子关系可好了。”时隔30年,65岁的张志平扫丈夫一眼,笑着插话。

  为了强胜冠和他小姨子的事,单位领导还偷偷地上门找强胜冠的岳母撮合。“我当时一点都不知道。”强胜冠说,那天老太太听了之后,一言不发。来说亲的尴尬地坐了会儿,只好走了。

  “可能是因为我们年龄差距太大吧。”老强比他小姨子大15岁,他现在想想或许是这个原因。